主页 > 主要客户 >
主要客户

鹤壁的15岁女孩从大楼里掉了下来,死了。

鹤壁市一所中学的初中生吉惠辉(化名)在医院救助34天后不幸去世。无法挽救新生,给亲戚,老师和同学留下无尽的遗憾和心痛。死者已经过世,叹息和悲伤,这一事件再次值得我们深思熟虑和觉醒

监测显示,下午6点左右,慧慧回到课堂,从同学那里借了一张纸,然后去了三楼的卫生间。据在厕所见过她的同学说,她在浴室的窗台上站了10多分钟。大约6点15分,她跳下来,尸体落在坚硬的冰层上。

根据医院提供的资料,该建筑物的倒塌导致她的大脑出现原发性脑干损伤,开放性头部损伤,严重的轴索损伤,硬膜下出血,脑瘫,蛛网膜下腔出血,颅底骨折等。超过40个创伤,如双肺挫伤,肺水肿和股骨干骨折,生命正在消亡。该医院将多发性重型颅脑损伤骨折作为诊断性神经外科手术,并因受伤被送往ICU进行治疗。

根据学校3月27日发布的消息,事件发生后,鹤壁市教育体育局的主要领导和领导赶紧去医院看病,了解事件。他们要求学校配合医院救助受伤的学生并稳定父母的情绪。与公安部门合作调查事故原因。

抢救期间,受伤的惠惠血氧饱和度低,协助呼吸机保持呼吸,失血性休克,生命体征不稳定,生命危险。医院认为救援过于困难,死亡率极高,生命危险。

医院的医疗团队整天守护患者的床,始终关注病情的变化,并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方案。在坚持七天七夜之后,回回的一些症状已经慢慢恢复。

然而,死神并没有怜惜花季的女孩,随着时间的推移,伤势变得越来越乐观。后来,她的身体水肿,血小板减少,多器官衰竭,生命危在旦夕。

在公安机关住院和调查期间,学校派专人与家长和医院全天合作,支付近30万元的相关费用。慧慧的父母和亲戚也放弃了工作,整天待在医院,希望孩子尽快醒来。

一天,两天,三天,整个人的34天的坚持和努力未能挽救这一次生活的生活。 3月27日晚上7点,这个可怜的孩子停止了心跳,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。

当孩子离开时,她跳楼的原因变得神秘莫测。警方提供了调查结果,以排除杀人的可能性,也就是说,这是自杀。

根据慧慧父亲的介绍,她是一个顺从的好孩子,她在学校的成绩也不错。她可以排在100级左右。通常,孩子们更开朗。事故前他们还去了北京和父母兄弟一起玩。他们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,也没有与家人发生冲突或冲突。根据学校公布的公开信息,在寒假期间,慧慧和他的父母去了北京。他们在QQ上与同学交换意见。他们希望在北京观看韩国明星演出。他们感到失望和不快乐。学生在与同学QQ的聊天中表现出一种自杀念头,并且在QQ空间中也透露父母不了解自己。

鹤壁的15岁女孩从大楼里掉了下来,死了。

花季的女孩倒下了。父母说孩子没事。学校说这与学校无关。孩子选择以这种方式结束生命的原因是什么?她经历了什么心理压力和痛苦?

今天下午的第四节课去了咨询室。因为作业没写.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补。老师帮我分析了我的情况并提出了很多建议。我正在仔细聆听。真的,我发现在老师说完之后,我立刻感到不那么焦虑了。相反,我更有信心参加考试。我也知道接下来会做什么。

在下一步的每一步中,我都没有想到如何清楚地说清楚,我无法越来越多地触动我的思绪。我想死,有片刻,但这个想法也存在。脾气变得更加糟糕,烦躁,并感到生活变得如此困难。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很难。他们让我很奇怪,但我认为这没有道理。

最近不好,国家不是。我讨厌自己,过去我恨自己,过去都是。现在,我怀疑自己是否患有抑郁症。没错,没有证据,没关系,也许现在找到它已经很晚了。

我对未来有很多好处,但目前的情况要我放弃自己的生命。我也试着保持乐观,因为心理原因,我做不到。

从昨晚开始,寂寞来了,接着是熟悉的背影。我最近不止一次想到要死的想法。

我的考试好坏参半,所以我根本没有考试。我不知道语言是什么,不,我不想说,我害怕人。

我很沮丧.非常讨厌。那么,我什么时候会死?这是孩子更新的最后一本日记,从那时起就没有更新过。这些话充满了无助和绝望。

通过孩子令人心碎的日记,记者可以看到她经历了什么样的心理旅程。从2018年11月20日到2019年2月21日,孩子经历了整整三个月的折磨和挣扎。

她努力工作并且克制,但最终她没有在心里击败魔鬼,并选择了最极端的方式来结束她的生命。

但是,她没有抱怨学校太多,抱怨老师,抱怨她的父母。她给自己施加了所有压力,让小小的心脏不堪重负,最终她完全被压碎了。当悲剧发生时,警铃已经响起。无论是学校,家长还是社会,请多关注年轻人,给他们一个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,让他们快乐健康地成长,避免再次发生类似的悲剧!